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488588开奖结果 >
历史记忆:老北京的洋车和骆驼祥子
发布日期:2019-07-29 23:02   来源:未知   阅读:

  { info: { setname: 历史记忆:老北京的洋车和\骆驼祥子\, imgsum: 39, lmodify: 2017-06-21 18:59:51, prevue: , channelid: 0001, reporter: , source: 华声在线, dutyeditor: 安梁_NN2061, prev: { setname: 伪满时期哈尔滨中央大街的犹太国民银行, simg: 二十年代末四川盆地 古老的天然气煮盐, simg: 晚清的祥子们。人力车最早是出现在1869年,日本横滨的美国传教士乔纳森·斯科比(Jonathan Scobie)觉得经常外出不方便,就参照两轮马车发明了可乘坐一人,前面由人拉行的车子。,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7AE6R2E0001, img: 洋车刚从东洋传入。早期的洋车和打着阳伞的坐车大爷。最早仅是他个人在横滨街上使用,雇人拉着他到处行走。但很快就在当地流行开了,没几年就已经成为了当时日本各城市的重要交通工具。1873年,一位叫梅纳(Menard,又译作米拉)的法国商人从日本来到上海,觉得这种在日本已盛行的人力车,若引入中国以图获利,将大有可为。,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7M36R2E0001, img: 早期的东洋车。大户人家自备或是拉包月的。他在获得了法租界公董局的同意,并以发放牌照收税的方式来管理后,于1874年正式成立了公司,从日本购进了300辆人力车开始运营。因为车是从日本引进的,所以国人就把它叫“东洋车”了。到该年底,上海已有十家人力车公司成立,有近千辆人力车在运营。,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8936R2E0001, img: 金鱼胡同守大宅门的洋车和祥子们。到了1914年,仅公共租界就有9千多辆人力车。在租界,人力车要求车身涂黄颜色,所以又被上海人叫成了“黄包车”。北京街头最早出现人力车是在1886年。起初就叫“东洋车”,后来老百姓就给并入了“洋火”、“洋油”、“洋炉子”一系列,所以就简化叫成“洋车”了。,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8L96R2E0001, img: 金鱼胡同守大宅门的洋车和祥子们。当时的人力车轱辘是木制的,带一铁圈,轮子最初较小,后来改进加大了直径。车把(辕)起先短而高,后来也给加长了。人力车必须安装车灯,也就是煤油灯和电石灯。此外,人力车还要安装喇叭和脚铃。脚铃由坐车的乘客脚踏发出声音,是催促车伕快跑或叫停的,就像赶马车的鞭子。,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9976R2E0001, img: 坐洋车的女人和洋车伕。1900年闹义和团时,因为“洋车”是洋货,被义和团大肆毁坏。庚子事变后,秩序稳定了,洋车重又出现,并且车辆猛增。据当时统计,1917年北京共有人力车20274辆,其中自用车2286辆,营业车17988辆。1923年9月北京有公用人力车24000辆,私用人力车6941辆,共计30941辆。,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9MM6R2E0001, img: 庚子事变前。整洁的胡同,鳞次栉比的铺面,洋车伕也是神态自若,显得那么悠闲和安逸。这胡同像是煤市街。到1924年,在北京警察厅挂号的人力车达到36500辆,除自用车(即包车)7500辆外,其馀29000辆均为营业车辆。1934年北平人力车54393辆,人力车伕108786人。直到1949年全国解放,由人拉的洋车才完全消失,代之为人力三轮车。,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ABB6R2E0001, img: 使馆区解围后的英国公使馆墙外。英军士兵和两个教民,两个教民准备乘洋车离开,叫来的车伕在等待时,被勒令不得站立。人力车引进中国之后的几十年间,也作了许多的技术改进,包括轮子由木轮先改成橡皮轮,最后改用打气的轮胎,增加了靠垫和弹簧坐垫,提高了行走的稳定性和乘坐的舒适性。,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AMR6R2E0001, img: 洋女人坐洋车拍照 [(英)乔治·莫里循 George Ernest Morrison]。人力车公司经营方式早期主要是由外国人成立的人力车公司购买人力车,并向租界当局登记申领牌照,之后再租给中国的中间商,再转租给人力车伕拉活儿。,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B936R2E0001, img: 东交民巷德国公使馆大门外停放的人力车 (明信片)。庚子事变后,逐渐出现中国商人的公司登记竞争。由于当时人力车制造技术提高,造价降低,公司购买一辆人力车,约出租一个月就能收回成本,因此成为当时获利甚丰的行业。而出劳力的车伕可是挣不到几个大子儿。,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BN56R2E0001, img: 正阳桥五牌楼明间,这时八国联军已进入北京,箭楼已焚毁,五牌楼幸免于难。洋人已开始坐洋车逛街了。1930年,搭乘人力车的价钱大概是三里地也就收两毛钱,比当时乘出租小汽车要便宜多了,加上人力车可以进入许多狭窄的胡同,因此成为市民主要的交通工具。但车伕花费大量的时间和劳力,所得扣除车份之后,收入甚少。,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CF76R2E0001, img: 东交民巷的人力车 (明信片)。老北京拉洋车,有拉白天的、拉晚儿的、拉包月的、拉牌儿车的,反映出当时不同阶层的需求。拉白天的人早晨从车厂子拉出洋车,溜溜儿的得在街上转悠一天,挣几大枚为的是养家糊口。拉晚儿的天黑出车,拉点儿过夜生活的主儿,实在拉不到客人,只能去各大戏园子和灯红酒绿之所的外边趴活儿等座。,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D6G6R2E0001, img: 东四牌楼下的洋车和骡车。拉包月的,就是为那些大宅门和殷实家庭服务,有些车是车厂的,但大部分都是主顾自家备的车。拉包月的主要工作不是送老爷上班、少爷上学,就是拉太太小姐出去玩儿。至于老爷、太太、少爷、小姐,也都得伺候,一点不对,就得挨骂,也许被开除。,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DNN6R2E0001, img: 末,东单就日牌楼(南侧)和人力车。远处可见“克林德碑”。但拉包月的收入较高,再和顾主的关系处的好,干的就长久。拉包月的在当时属于人力车伕中经济收入较稳定的阶层,其生活状态亦不错。,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E6M6R2E0001, img: 年前后,街上的洋车。“拉牌儿车”就是专指在大饭店,如六国饭店、北京饭店什么的,在门口得买过牌子,有资格拉洋人和住店客人的车伕,他们身上都得有该饭店准许停车拉座的标识,另外还得排队,按照先来后到的次序拉座儿,所以称之为“拉牌儿车”。,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ENF6R2E0001, img: 天桥以南,先农坛东坛墙外。像是有重大活动,集中了大批的人力车。这种车伕不仅要年轻,还要穿得整齐利索,车也要崭新干净,坐车人的脚底下还都得有铜脚铃,如果坐车人有急事,想让拉车的跑快点,就不停地踩脚铃。天黑以后,牌儿车的两旁会点起带罩的洋蜡灯,车上设有防雨防风的车棚,冬季还有盖腿脚的毯子。,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F4G6R2E0001, img: 午门外待客的人力车,还有骑马的洋人在游弋。那时,凡是租赁车厂洋车的车伕,必须每天交车份儿,他们都是短衣紧身打扮,胸前挂条羊肚手巾。但不管拉哪种车,车伕必须身穿一件“号衣”,即印有车号的坎肩儿,这表明此车已经完税,没这坎肩儿的车伕若是遇到税警检查,轻则挨打,重则扣车。,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FOT6R2E0001, img: 永定门瓮城外护城河沿儿停着的人力车。当年拉洋车的人都是些穷苦人,靠卖苦力挣些家小的饭辙。但即便是这样,能够从洋车厂子裏租出来一辆洋车,也得有两家铺户担保才行。随着洋车增加,老北京的车伕也与日俱增。民国初年,北京是全国拥有人力车伕最多的城市。,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G616R2E0001, img: 经过克林德碑的人力车。据1925年李景汉先生的调查,当时北京的人力车伕至少有55000人,占全城人口的7%,占成年男子的11%,即9个成年男子就有1个当洋车伕的。由于一辆车并非一人所拉,好多是两人合租一辆车,他们分日班和夜班轮流拉车。日班是从早上6点接车拉到下午3点,接着就是夜班拉,到明天早晨交车。,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GOR6R2E0001, img: 年前后,前门大街上的人力车和汽车。这样,一辆车,人歇车不歇,尽可能地充分利用。最初也有少年加入车伕队伍,可是岁数小劲儿不够,经常“打天秤”摔了客人,后来就不让小孩拉车了。,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H3Q6R2E0001, img: 正阳桥五牌楼南向,前门大街上的人力车和骡车 [(瑞典)奥斯伍尔德?喜仁龙 Osvald Siren]。据统计当时北京拉洋车的从业者至少在7万以上。再加上依赖他们度日的亲属,这7万馀人,家有老小的,按每人大概供养2到3人计,当时北京依靠人力车为生的人数则达20万上下。,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HNH6R2E0001, img: 正阳桥五牌楼明间,箭楼,人力车。选自《北京美观》画册 [(德)汉茨·冯·佩克哈默]。1920年代,北京内外城人口数是80~100万人,也就是说当时北京城的市民中,至少五分之一的人口是靠洋车为生。除正式车伕外,还有不少想拉车而拉不着的。就是这样卑微的苦力活儿,但技术含量不高,竞争就挺厉害,毕竟是活命的营生。,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I446R2E0001, img: 朝阳门裏街道上的人力车和马车。以至于北京的有轨电车推迟了二十年才出现,1924年有轨电车出现后,还是在1929年酿出了拉洋车的与电车工人你死我活的冲突。北京的洋车伕之所以多,主要原因是北京作为消费型大城市,经济落后,工商业发展迟缓,不能容纳大量的失业者。,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IMO6R2E0001, img: 车厂租给洋车伕住的地方。而随着失业者的增加,生计窘迫,人们迫不得已才去拉车。其次是农民破产,于是周边的破产农民纷纷涌入北京城谋生。因此,北京人力车伕有一半以上是“直隶人”,即保定、通州一带的。本来都是农民,又是天灾,再失了地,便没法在乡下生活了,进城寻求新的职业。,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J2Q6R2E0001, img: 车厂租给拉洋车的住的地方。也没学过徒,所以很难找到工作,只能以拉车为业。再者,民初军阀混战,时局动荡,使许多人无业可谋,只好加入人力车伕的行列,老北京的人力车伕也就越来越多了。可是一个人力车伕一个月的收入不足以赡养一家子人。,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JLO6R2E0001, img: 崇文门(内)大街上士兵运送物资,路边有向北行的人力车,与前面1917-1919年那张崇文门大街是同一地点,这张是向北拍摄。,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K436R2E0001, img: 两个洋车伕和他们拉的洋车。所以,洋车伕不结婚的约占40%~50%。像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裏的祥子,有虎妞倒贴,自个儿又是个勤谨人儿,有车有房,干净利索的出门拉车,时不常的还能耍出点派儿来。而都梁先生的《狼烟北平》裏的文三儿,就没祥子的实力了,也就只好去南城寿长街寻下等暗门子了,终老还是一条光棍儿。,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KM56R2E0001, img: 人力车,M.H.G.和朱丽亚·S·哈金斯太太分别乘坐人力车。人力车伕的居住条件很差。结了婚的那是有家了,其馀的或租房,或住在车厂的房子。他们住的屋子有两种,一种叫杂合院,一种叫伙房子。杂合院又分两种,一种是破旧的房子,位置偏僻,房主不愿改建或无力改建,所以零租给车伕居住,价钱便宜。,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L2M6R2E0001, img: 人力车,M.H.G.太太坐在人力车上。另一种叫灰棚,是在官、私荒地上,用碎砖、灰土砌成,供穷人租住。杂合院顾名思义是指多家杂居一宅。伙房子的形式也不外乎杂合院一类,可是又次一等,是零租给单身车伕居住的,大体上和小客店差不多。一间屋可以租给几个人,大通铺每人只占一席之地。,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LL66R2E0001, img: 洋车伕。1916年,人力车伕的棚屋开始出现,据说棚屋的出现和一个冻死的车伕有关。在一个冬天的傍晚,有一外国人要进戏园子看戏,让车伕在门口等他。几个小时后,等外国人出来了,发现车伕还等在那儿,但已经被冻死了。,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M2T6R2E0001, img: 洋车伕和洋车。这件事触动了很多人的慈悯之心,于是一些国人和洋人共同发起组织救助会,利用义演募集的款项建造了一些棚屋,供人力车伕取暖休息。,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ML26R2E0001, img: 洋车伕和洋车。人力车伕是一个辛劳困苦的阶层,不仅拉车时间长,而且拉车时需长距离奔跑,劳动强度大,时有体弱生病的车伕暴毙在拉车的街上。上了年纪的车伕,跑不动了,只能租到破旧的洋车,帮人拉些家什伍的,一般没人坐他们的车子。,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N246R2E0001, img: 坐洋车的父子俩拿着春节庙会上买的大风车和大串山楂葫芦。拉车全凭力气赚钱,车伕早晚奔波,如果一天不拉车,便一天没饭吃。,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NKJ6R2E0001, img: 纸洋车伕,拉坟地去给烧喽。胡适先生当时针对人力车伕的境遇大发感慨:“那些圆颅方趾的同胞努起筋肉,弯着背脊梁,流着血汗,替我们做牛做马,……。无论晴天雨天,他们总是在路上奔跑,在阴雨的时候没有雨衣穿,在炎热的夏季没有凉帽戴。这样看来,人力车伕的生活简直和牛马一般,吃不饱,穿不暖,可以说是非常不幸的。”,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O3O6R2E0001, img: 东单(景星)牌楼北侧(南向),可见崇文门城楼。街上的人力车,还有骑自行车的。,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OL26R2E0001, img: 正阳门城楼南面(原瓮城内)关帝庙前等客人的洋车。,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P0T6R2E0001, img: 前带篷的双座人力车。,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PKD6R2E0001, img: 年前后,西四牌楼街上的洋车。, note: , newsurl: # }, { id: CNFM0Q2F6R2E0001, img: 朝阳门箭楼东面河沿儿。馄饨摊前的洋车伕。, note: , newsurl: # } ] }

Power by DedeCms